推广 热搜:

她一时也不好改口,只得默默随他而行

   日期:2020-02-24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阿原对大梁的王侯将相们不甚了了,但贺王在沁河县养病,她多少有所耳闻;何况方才小玉已将贺王府别院人丁大致说过,故而她立时
  阿原对大梁的王侯将相们不甚了了,但贺王在沁河县养病,她多少有所耳闻;何况方才小玉已将贺王府别院人丁大致说过,故而她立时便猜到眼前这位是贺王独子慕北湮。

    大约是先入为主,她已认定左言希才与她当日有交集的贺王府公子,也就是小鹿提过好几次的小贺王爷。

    可贺王慕钟有慕北湮这个亲生儿子,旁人又怎会称他义子为小贺王爷?

    于是,慕北湮才是她出事前还和她风流快活的小贺王爷吗?

    阿原心虚,干笑道:“公子若是忙,我自己去寻一寻,应该能找得着……”

    她刚要逃开时,臂腕一紧,已被慕北湮握住。

    他已收了讶异之色,懒洋洋地笑道:“你已进了女眷们所居的后院,即便是公差,被当作歹人打个半死也没地儿说理去。罢,我陪你走一遭吧!”

    阿原头皮发炸,挣了净,竟没挣开他铁钳般捏紧他的手掌。她一时也不好改口,只得默默随他而行。

    走不两步,她已诧异,“这是……不是去左公子住处的路吧?”

    慕北湮便怪怪地看他,“你不是说出来如厕迷路的吗?自然要先带你去茅房!”

    “不……不用了……”

    阿原待要后退,慕北湮已推开旁边一间小门,慢悠悠道:“到了!”

    洁净清雅的小阁,四廊围着镂空的落地纱窗,乍看分明是赏景休憩的好去处,小阁内更是传出檀香袅袅,沁人心脾,叫人再想不到,此处居然是五谷轮回之所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